栏目导航

河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www.5500.CC

发表时间:2020-01-23

  说起郑州的桥,很多人或许会不以为然:“桥属于南方的专利,郑州有什么桥啊!”可当你真正走近郑州的桥,探寻它,了解它,琢磨它,你就会发现,郑州的桥还真值得大书特书一笔。

  一座桥就是一个文化历史的载体,一座桥就是一地民俗风情的标本,一座桥更是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显现。郑州的桥,不但蕴藏着历史,彰显着现在,更孕育着未来。

  在咱们郑州,最古老的桥是哪一座?即便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对此恐怕也说不出个一二来。

  古时候的郑州,河流交错纵横,逶迤全境,桥梁是必不可少的交通设施。但关于这些桥梁的兴衰,已找不到相关的记述。关于郑州的桥,能找到的最早记载是唐代的,据称唐初重修郑州商城时,4个城门外都建有桥梁,如社稷桥、迎春桥、广济桥等。西郊还有一座古官渡桥,俗称洒金桥。之所以叫洒金桥,是因为桥所在的地方四周空旷,空气纯净,每到日出日落,总有金色的阳光洒满桥面。传说宋朝时,宰相苗训曾在洒金桥算卦问卜。这些唐宋时代的桥梁,如今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郑州市文物管理处的郭书营处长说,前几年修建紫荆山路的时候,曾经挖出来一座古桥,经考证是北宋时期的。这应该是郑州发现的最古老的桥了。因为古桥桥身的大部分都埋在高楼大厦下面,无法挖掘,所以最后只挖出了一小部分。

  按照《郑州文物志》的记载,在郑州市区,现存年代最久远的桥是位于管城区南关大街上的熊耳河桥。据说“熊耳河桥”原来叫“熊儿桥”。关于熊儿桥的来历,民间是这样传说的:明朝末年,在郑州的石柱村(今天的新圃东街),住着兄弟两人,哥哥叫熊大,弟弟叫熊二。因为父母双亡,家贫无以为生,哥哥就把弟弟送到郑州城里南门内大户张谷囤家里当童仆。张大户颇有钱财,花钱捐了个监生,人称张监生。熊二眉清目秀,干活勤快。张监生很喜欢熊二,就给熊二改名叫熊儿,并提拔他当上了管家。熊儿生活俭朴,所以天长日久,就积攒了些银钱。当时南关有条小河,每到秋季河水都泛滥成灾。河上面又没有桥,来往行人趟水过河都很不方便。熊儿就把积攒下来的钱全部拿出来,带领群众疏通河道,又修建了一座小桥。为了感恩,老百姓就给了熊儿这座桥的“冠名权”。后来河以桥名,就连桥下的小河也叫熊儿河了。再后来时间一长,以讹传讹,“熊儿”又传成了“熊耳” 。

  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无从考证,虽然人名地名都说得有鼻子有眼。还有种解释,说是这条河穿过城区时画了道弧线,形状像熊耳,因此河叫熊耳河,桥叫熊耳河桥。

  据《重修熊耳河桥碑记》记载,熊耳河桥原为单孔石桥。1738年,清乾隆三年,郑州知州张钺重修熊耳河桥。第二年,熊耳河发大水,桥又被冲塌。1745年,乾隆十年,张钺再次重修熊耳河桥。这次重修之后的熊耳河桥桥长34米,宽近7米,桥上刻有一兽头,怒目大嘴,象征着征服水患。此桥历经200多年,依然坚固。1978年,熊耳河桥扩建加宽,改为柏油桥面,水泥栏杆。

  今年,郑州老城区改造工程开始,熊耳河桥所在的南关大街也在拓宽改造之列。几天前,我们步行来到熊耳河桥上,看到的是一片繁忙的施工景象,新的南关大街已露出雏形,但桥下仍是记忆中的臭水沟。一个闲坐在这里的老太太听说我们想问熊耳河桥的情况,很自豪地回忆起了过去:“这桥年数可长了。我80岁了,7岁逃荒来到这儿,就有这座桥。过去,这桥栏杆上有好多石狮子,数都数不过来,有张着嘴的,有合着嘴的,有扭着头的,有仰着头的,还有一个小狮子蹲在母狮子的前爪下面。后来这些石狮子都被毁掉了。现在桥身上还刻着龙哩,你们看见了吧!”另一个老人说:“桥北头正对着的就是咱郑州的老县政府!”正说到兴奋处,一个年轻人过来凑热闹:“找啥地方哩?这儿我熟!”老人很不耐烦:“找老县政府哩,你知道吗?”

  两个老人在熊耳河边住了半个多世纪,不久前才从平房搬进高层住宅,不过仍然在熊耳河桥旁边。她们说,路越修越宽,楼也越来越高,啥时候熊耳河里的水像过去那样清,就更好了。

  郑州的古桥不多,如果算上下辖的6个县市,已经发现的古桥还有一些,比如巩义的奉仙桥、干沟砖桥、赵公桥,新密的通脊桥、广济桥、惠政桥,荥阳的天桥。这些古桥大都是明清时期的。还有新密的罗家桥,具体什么年代建的,已无从考证了。

  采访中,许多专家都说,郑州还有一座惠济桥,是个谜,至今也说不清是哪年建造的,但很值得一看。于是,我们怀着满腔的好奇,去探寻神秘的惠济桥。

  出郑州市区,沿郑邙公路向北,我们边走边问。惠济桥的名气可真不小,附近的群众都知道古荥镇有个惠济桥村,惠济桥当然就在这个村里了。听说我们是来看桥的,村里的乡亲们热情得很,围着我们说这说那。“先让我们看看桥在哪儿吧。”“这不,你脚底下踩的就是。”

  脚下是贯穿村庄东西的一条大路,一排青石板清晰可见,原来这就是惠济桥的桥面。据老乡们说,惠济桥是一座3孔拱桥,长40米,宽5米。解放前,还能看见桥身,随着地基的升高,惠济桥现在已经完全埋在地下了。如今桥的南面是一个大坑,里面堆满了垃圾。一个年轻的村妇说:“这桥可神了,从来都不伤人。那次一辆东风汽车翻到了沟里,车摔坏了,人一点事都没有。还掉下去过拖拉机、自行车,人都没事。”大家一致说,惠济桥的事,李勉森最清楚。

  李勉森是郑州市农委的一名离休干部,老家就在惠济桥村。他从1997年开始研究惠济桥。

  第二天,在郑州市区一间狭小的房间里,随着李勉森老人的叙述,记者也仿佛回到了惠济桥的历史深处。

  “1000年前,甚至更早的时候,如今的惠济桥村就是老荥泽县的一个重镇,惠济桥下的通济渠从镇中穿过,来往船只穿梭不绝。镇北面是黄河上的重要渡口——荥泽口。从黄河以北来西安、洛阳出差的官员和应试的举子们在荥泽口上岸后,就住在惠济桥南边的驿站——南大馆;到黄河北岸去的旅客也要住在这里,等待渡船。占地几十亩的南大馆当时的地位绝不亚于今天的星级酒店。因为是水上交通的枢纽,惠济桥镇的经济文化也相当发达,惠济桥北面有占地100多亩的北大寺、三光芦医庙。围绕惠济桥四周,还有三清庙、八蜡(音zha)庙、玉皇阁等大小庙宇。”

  李勉森认为惠济桥始建于隋朝之后、南宋之前,是十分有价值的文物,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开发。几年来,李勉森到处查找旧志和相关资料,走访文物专家,希望能证实他的判断。

  “惠济长桥”是荥泽县八景之一,乾隆十一年《荥泽县志》中有咏惠济桥的诗句:野店山桥送马蹄,白沙青石洗无泥。泊船秋夜经春草,明日看云还杖藜。

  惠济桥建于何年不但让今天的人们研究探讨,也曾让古人大费脑筋。清朝时荥泽县令崔淇写过一首赞美惠济桥的诗:“彩虹天半落何年,惠济美名到处传。已赖慈航能普渡,共遵王洛足周旋……”

  李勉森说,先有河,才有桥,通过对河的研究,也能证明惠济桥修建的大体年代。经过长期的研究,他得出结论:惠济桥下面的河就是隋炀帝修建的通济渠。惠济桥南有个村庄叫堤湾,村里的老百姓都知道当地是隋堤拐弯的地方;荥泽县八景之一的“隋堤烟柳”也是妇孺皆知。这就是很好的证据。

  通济渠是流经旧荥泽县东南部的一条古河,汉朝叫汴水,隋朝叫通济渠,唐朝叫广济渠,宋朝叫汴河。北宋靖康二年宋都南迁,汴河从此废弃淤塞。惠济桥不可能始建在一条已经干涸的河上,李勉森据此推断,惠济桥的修建时间至少在南宋以前。

  花花公子隋炀帝修建通济渠,是为了乘龙舟去江南游玩,龙舟的规模宏大,惠济桥的桥孔无法通过。因此,惠济桥也不会建在隋朝。

  惠济桥村最近出土的文物也能证明此桥年代的久远。明朝嘉靖二十五年《重修龙岩寺归寂殿碑记》描述,明朝初年,龙岩寺的旧寺区位于惠济桥旁边;另一碑刻《重修玄帝庙记》有这样的字句:“荥泽县惠济桥北门外玄帝庙,故传建自前元……”李勉森认为,有了桥,才会有村庄,群众才会兴建庙宇,既然玄帝庙建自元朝,那么惠济桥至少是元代以前建造的了。

  1997年12月,河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单远慕和栾星两位专家对惠济桥进行考察后认为,惠济桥下的河道,应为通济渠,惠济桥的建造年代不会晚于明弘治二年(1489年)。他们认为,惠济桥很可能始建于宋代。

  1998年,省、市文物部门的专家相继对惠济桥进行了考察,还从南侧将桥孔挖了出来,但都没能对惠济桥的建造年代下定论。直到今天,李勉森老人还在为惠济桥的始建年代四处求证。

  老人回忆说,他小的时候,惠济桥还是“彩虹天半”的模样,但桥下已经没有水了。桥的两侧均有9根石柱,中间是青石做的桥栏板,上面雕刻着精美的图案。因为惠济桥又长又宽,还是用青石做的,当地人都叫它大石桥。惠济桥村过去是繁华的集市,周边村庄的人习惯把惠济桥村叫作“桥街”。1958年“”时,石栏板和石柱都被砸掉烧石灰了。当时有人要把整个桥都砸掉,村民们坚决不同意:“桥没了,我们村还能叫惠济桥村吗?”

  问起李勉森老人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精力挖掘惠济桥,他说:“村里有文化的老人不多,眼看着是个宝贝,我不吆喝几声,后人还有谁知道呢?再一个,郑州沿黄河一带搞旅游开发,黄河大观、黄河游览区、大河村遗址、花园口,已经形成了气候。如果能把惠济桥列进去,我们村也能受益。”老人的想法确实得到了一部分村民的支持,当我们在惠济桥村采访时,热情朴实的村民说:“游客多了,不说门票,就算卖碗胡辣汤,也赚个一毛两毛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惠济桥的身世之谜才能解开,也不知道李勉森老人的愿望能不能实现。

  公元1901年,比利时桥梁工程师沙多终于完成了黄河上第一座铁路桥的选址工作。跨越黄河的大铁桥是卢汉铁路的首要工程,所以桥址的选择非常慎重。清政府的铁路总公司与建造大桥的比利时公司曾在洛阳、孟津、郑州、开封一带勘察研究,最终决定在郑州北邙山的东端尽头处,就是我们郑州人俗称的邙山头,建造史无前例的黄河铁路桥。

  黄河自孟津以下陡落平原,河床放宽,沙洲出没无常,河道游走不定。想在这一段建桥,殊为不易。之所以选中邙山头,是因为该处的黄河河道较窄,水势比较稳定。当时选定的桥址处河流分南北两股宣泄而下,中间是一片草地。

  按照当时的设计,卢汉铁路经过华北平原之后,由扬武越堤跨黄河抵南岸,穿过邙山300多米的隧道后,经荥泽南下直奔郑州。

  但直到1903年大桥开工,关于此桥该不该建的争论还没有停止。河南巡抚张人骏向慈禧上奏,称在黄河上建造铁路桥有诸多弊端:建桥阻水,危及河工;桥址地势南高北低,拖流旁趋;凌汛时河水暴涨将会漫桥而过……张人骏建议在黄河上建造浮桥或多造渡船,火车开到黄河边,就“易车而舟”。

  比利时工程师沙多则指责张是“不明路政”。沙多认为,卢汉铁路就是要连接南北为一气,倘若中途下车而乘船,既多花钱又耗费时间;夏季水涨流急,轮驳均不能行,秋季黄河半干,南北客货乘火车至河边,须换骡马车,到河心又得改乘渡船,实在太麻烦;如若建浮桥,则是建成于秋冬,毁于春夏。沙多向清政府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们测量地势上下10余公里,勘察地质打钻数十米深,历经4年方才选定建桥的地方,修建大桥绝不会有什么闪失。

  之后,清政府又派法国、美国和意大利的桥梁专家先后到桥址处勘察。专家们均赞同沙多的方案,慈禧这才批准将修桥工程进行下去。

  据记载,当年修桥的材料和设备都是从汉口用马车、牛车和人力转运到工地的。仅此一点,便可知修桥工程的巨大。

  1905年,距大清帝国灭亡仅剩6年之时,跨越黄河的第一座铁路大桥终于竣工。1906年4月1日,黄河大桥正式通车,时速为15公里。

  黄河铁路大桥扼南北交通之要冲,为兵家必争之地,战争年代,曾多次遭到破坏。1927年,直奉战争和蒋冯战争中,大桥第10孔和第16孔被炸;1938年日军进犯中原,败退时对大桥进行了破坏,将南端42孔钢梁运走;日伪时期,为阻断日寇的供给线,美军飞机不断对铁路桥进行轰炸。

  1948年郑州解放时,黄河铁路大桥已是千疮百孔,支离破碎,桥上轨面蜿蜒如蛇,道钉浮起,枕木歪斜,机车行走时左右摇摆。铁道部专门请苏联专家对大桥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得出结论:只要进行必要的加固,还可以担负今后一段时间的繁重运输任务。从1949年到1952年,有关部门先后对黄河大桥进行了5次加固,使得该桥的运输能力比解放前提高了36倍。1952年10月31日,主席到大桥视察,对加固工程取得的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

  1958年5月,郑州黄河大桥新桥在位于老桥下游500米处动工修建,它是京广线月,该桥建成通车。新桥建成后,老桥封存转入备用。

  随着国民经济的迅速发展,公路运输日益繁忙,黄河南北通行汽车的要求非常迫切。应中共河南省委的要求,从1966年开始,老铁路大桥两头设立转运站,用轨道车牵引平板车转运汽车过河。1969年10月,郑州铁路局在老桥桥面上加铺了钢筋混凝土桥面板,使汽车能够在桥上直接通行。由于桥面狭窄,只能单车道运行,就在桥两端设立调度室,指挥调度车辆运行。1986年以前,开车从郑州过黄河,这是惟一的通道。

  在郑州,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开车的司机可能都有相同的记忆:黄河桥两端排着长长的车队,由武警指挥单向放行。向南通行30分钟后,再向北通行30分钟。如果一辆车坏在桥上,南北整个通道就瘫痪了。

  当时已经作为公路桥使用的老桥,只在东侧有护栏,西面仅有一条红色警戒线。桥下面就是滔滔黄河。水大的时候,坐在驾驶室里就能感觉到桥墩的颤动,胆小的司机真还不敢过哩。一次,有个司机开着一台联合收割机到桥北去。刚开过桥头,他就说啥也不往前开了。他对指挥调度的同志说:“你们罚款、扣照我都认,反正我不开了,谁有本事谁把它开过去……”最后还是从后面找来一位开拖拉机的师傅,才解决了这个难题。曾经的第一终于归于寂寞

  如今,这座黄河上的第一座铁路桥已被拆除,只留下5孔桥梁作为文物保存在黄河南岸的原址上。

  一个深秋的正午,我们再一次踏上了这座百年铁桥。站在铁桥北端的尽头处放眼望去,茫茫的黄河滩上,两艘气垫船正在来往奔驰,招揽游客。东面不远处,新的黄河铁路桥清晰可见,不绝于耳的火车轰鸣声昭示着这条南北大动脉的繁忙。铁轨和护栏早已锈迹斑斑。桥下是一片荷塘,荷花早已凋谢,就连荷叶荷茎也枯萎成了黑褐色,歪歪斜斜地泡在水塘里。

  大桥旁边,就是郑州铁路局黄河大桥工段。几十年来,这里的工作人员与铁桥朝夕相伴,对大桥进行维修和养护。70多岁的黄大爷是工段的退休工人,回忆起以往,老人颇动感情:“几十年都在桥上工作,咋能没感情哩?刮锈、刷漆、上螺栓……每到涨水,夜里还要爬到桥下去观察,我们的责任重大啊!”1987年拆除老桥时,黄大爷正在桥北的仓库里工作。看着一节一节的钢梁被锯断,老人心疼地流下了眼泪,他遗憾地对我们说:“原先听说留下10孔桥不拆,可最后只留下了5孔。”

  黄河大桥工段的办公楼里,专门设有一个关于黄河铁路老桥的展览馆,但鲜有游客到这里参观。

  1986年,郑州黄河公路大桥建成通车,这座公路桥全长5549.86米,宽18.5米,中间9米为快车道,两边各有1米宽的人行道和3.5米宽的慢车道。为大桥题写了桥名。黄河公路大桥通车后,80多岁高龄的老桥终于该退休了。为了利于黄河行洪,1987年,老桥被拆除,而所有的老桥桥墩仍屹立在黄河之中,继续起着战备的作用。

  如今,郑州黄河高速公路特大桥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之中,计划于2004年建成通车。建成后的郑州黄河高速公路特大桥是京珠高速公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全线米,为国内同类桥梁之最。该桥通车后,我国的南北大动脉将更加通畅。桥梁是财富与科技的结晶,更是国力的象征。郑州黄河桥的百年沧桑,正映射出我们国家百年来的兴衰变迁。现代桥梁:见证城市巨变 “叩访郑州的桥”之三●许笑雨

  -郑州旧事 满城只见砖木桥许多郑州人可能都不知道,如今二七纪念塔所处的位置,原来就是一座老桥,金水河没有改道以前,正是从这里流过。1923年,当时的郑州还是郑县,因为被辟为商埠,金水河北沿一带成了热闹的商业区,原来的一座木桥,就显得十分狭窄。为了方便交通,郑县政府筹款觅工将木桥改建成了两孔砖石拱桥。该桥宽6米,长约30米,桥两端灯杆上装燃油路灯4盏。因为该桥的主监工是长春人,所以取名长春桥。在上世纪50年代填平金水河故道时,这座桥被拆除。同期修建的还有一座铭功桥。铭功桥位于铭功路南端,南北向横架在金水河上,原来也是木质结构的小桥。1922年,铭功路修好以后,老式木桥也被改建成了二孔砖拱桥,取名铭功桥。可别小看这座桥,当时,它可是旧市区通往广武黄河沿一带的交通咽喉。铭功桥也是在上世纪50年代被拆除的。20世纪初期,郑州金水河和熊耳河屡屡泛滥,堤坝经常决口,桥梁多次被毁。许多商贾厂主为了自身利益,就集资兴建维修桥梁。1915年,一商场经理王延如捐款400元补修郑州西门外金水河上的一座石桥,起名继善桥。1917年,志大旦厂经理孔卓卿修建邻近该厂的一座熊耳河上的木桥,起名志大旦厂桥。熊耳河改道后,该桥废弃。1927年,冯玉祥任河南省政府主席期间,十分重视郑州的商埠建设,在修建马路的同时,对铭功桥、长春桥、北下街桥、北关外桥进行了加固。1938年,金水河改道市外,当局沿河修建砖拱桥3座,木桥5座。解放前建造的桥梁中,如今保存比较好的是位于南关街西、东三马路之间的熊耳德济桥。德济桥始建于1933年。当年郑州商会会长田镜波、张波臣同商界巨子陈小轩、宋少臣等办起了郑州药材、www.5500.CC。骡马大会,会场设在南关眼光庙周围。为了便于交通,张波臣发动商界捐资建起了这座桥。张波臣原名张德海,取“德海周济”之意,将桥命名为德济桥。1957年该桥进行了重修。1947年,政府胁迫外县数十万民工来郑修建战壕工事,道路、桥梁、排水设施在修建战壕的过程中均遭严重破坏。直到解放之时,郑州的桥都还是砖木结构,没有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桥梁。 -郑州近事 钢筋大桥遍地起解放以后,郑州桥梁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了飞速的提高。上世纪50年代初,铭功路、人民路上的两座钢筋混凝土桥梁横跨在了金水河上,拉开了郑州建设钢筋混凝土桥梁的序幕。这两座桥皆为单孔,虽然规模比较小,但在当时郑州的桥梁中也算是非常先进的了。同期,熊耳河上也建起了多座桥梁。第一个5年计划期间,郑州桥梁建设发展迅猛,5年建桥29座;第二个5年计划中,立交桥和高架桥相继出现,大大提高了郑州东西区间的通车能力,解决了城市道路与铁路交叉带来的矛盾。1975年,中原路立交桥建成,使西区车辆可直接进入郑州市中心。1979年又建成了金水路立交桥,使郑州的东西向的交通更加顺畅。郑州是火车拉来的城市,铁路对这个城市的影响太大了。郑州人习惯上把京广铁路以西称作西郊,中原路立交桥和金水路立交桥的建设使用,更加强化了人们东西区的观念。往西只要过了中原路立交桥的地下道,就算到西郊了;金水路立交桥和陇海铁路跨线桥相连,被郑州人称作“大上坡、大下坡”,这也是郑州人心目中的东西交界处。中原路立交桥的建设还有一段曲折的经历。1952年以前,省、市政府曾计划打通解放路,把郑州东西区连接起来。但当时郑州铁路车辆南段的大型车间先建在了规划的干道上,将道路截断了。后来又设想由正兴街通往中原路,但计划迟迟没有落实。1960年,中原路立交桥工程才列入建设日程。可刚在西端修建了一座桥墩,该工程就由于“3年自然灾害”的影响被迫下马。直到1972年,中原路地下道工程才竣工。1975年年底,整个中原路立交桥工程完成,中原路全线贯通。 -郑州新事 雄伟立交满绿城在郑州桥梁建设史上,说真正浓墨重彩的大手笔,那还应该是“四桥一路”和环城快速路的建设了。1994年年底,以“贷款建桥,收费还贷”的方式,郑州市筹资4亿元建设包括紫荆山立交桥、新通桥立交桥、大石桥立交桥、河医广场立交桥以及新通桥至大石桥之间的高架路在内的“四桥一路”。“四桥一路”工程开创了不用政府一分钱建设大型市政工程的先河。仅用半年时间就建成了四座立交桥和一条高架路,“郑州速度”名扬全国。其中大石桥立交桥荣获中国建设工程最高奖——鲁班奖。同年,郑州北环跨线大桥也创造了“亚洲第一跨”的奇迹。诗人王国钦当年曾专门赋诗一首,咏颂“四桥一路”:“大笔凭谁信手描?郑州一夜画中瞧!金水河边仰立交。玉带龙盘,高路马蹄骄……”2001年12月26日,全长43.7公里,总投资15.83亿元,包括7座大型立交桥、26座人行天桥在内的环城快速路正式通车。这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快速环路,是继“四桥一路”之后,郑州城建史上又一个规模宏大的市政工程。它的通车,瞬间完成了郑州市城市轮廓的拉大,并为城市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奠定了基础。最近几年,随着郑州经济的发展,郑州突然凌空飞起一座又一座的立交桥。这些立交桥有的简约洗练,有的气势磅礴,有的靓丽风流,有的端庄大气……它们组成了一道壮丽的风景线,显示出这个城市奋发向上、与时俱进的精神面貌。郑州的桥,既是历史的见证,又孕育着灿烂的未来.


香港马会开奖|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2017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牛b二肖中特期期准| www.55765c.com| 本港台j2现场报码| 981234一品轩10中特| 99418白小姐开奖现场| www.54949.com| 刘伯温四肖四码图| 现场最快报码室| 正版通天报彩图|